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ulina | 31-Dec-12 | 兄弟仨

三少:媽咪,你頭先去咗羽絨城呀?

母:唔係呀,係日本城呀。

三少:哦,去日本城買嘢。羽絨城係「馬騮」?

母:唔係「馬騮」呀,係「買褸」呀。

三少: 哦,咁日本城響日本,媽咪,你去日本做乜呀?

:)

 


aulina | 12-Dec-12 | 國語流行, 方大同

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終於再次聽得到《Wonderland》那時的感動。

http://www.5music.com.tw/cdpic/zN07/433495679031.jpg 

我想每位歌手在每位聽眾的心目中都有一個定型,而我心目中的方大同,就是一位有著穩打穩紥的音樂根柢,卻能在既有的音樂風格框架中創新的音樂人。上三張大碟,很抱歉,真的沒有令我有這個感覺。碟一直有買一直有聽,但卻幾乎完全沒有重播的衝動。也許是太大路(別忘了有一整張是重唱碟),於是滿足不了我所期待的方大同。

這次終於回來了。

如網友所說,有點像周董的《依然范特西》Vs 《范特西》。不能說是重覆自己,而是在本來已很好的基礎上更上層樓。畢竟經歷數年,看事情總會變得更成熟,例如編曲層次較以前豐富,唱的時候也比以前更收放得宜,所以聽著也更舒服了。

這張很喜歡,就今天已連聽三次。推。 


aulina | 20-Nov-12 | 影畫戲

彊屍和喪屍兩個劇種,我會毫不猶豫地選看後者。末世題材的故事,好處在於可免除一切政治和階級的關聯,管你在繁華盛世中家勢顯赫還是蠅頭小卒,當保命成為生存唯一目的時,人人絕對平等。不論戲中角色最終的世界觀變成見步行步還全身而退,所有決策都源於人心中的最原始,不受半點外在因素牽繫,因為外面都已盡化虚空。

這個前提下,人性便成了故事的重點。上課時幾位導師說了好多遍,要寫出一個好的故事只有一個要訣,就是做好人物。當人物個性是立體而有生命的時候便是一個有機體,故事自然會圍繞著他發生。這個說法在《行屍》(The Walking Dead)裡可謂表露無遺。 

 

說起來當初這劇的第一季,好像是在明珠台先播的,當時正處於工作發瘋期,別說看電視的心情,連飯都沒口好吃的,於是就白白錯過了。不過家有半熟少年時,即使你自己不看,他們發現好東西時不僅捱夜也要看,更會不厭其煩嚷著你一同看(即是邊看邊當即時傳譯和解說他看不明白的地方)。在吾家二少的大推下,我在劇集的收費台追看完成,不經不覺來到第三季。

被這個劇吸引除了是上面所提到,衷心覺得在人性刻劃上異常出色外,不得不提它的節奏。我弟便說這劇令他悶得發慌,因為他是一心要看喪屍的,但太多集都沒有很多出現。他是對的,作為喪屍片,喪屍出現其實不是本劇的重點,而且整個節奏是十分十分的慢。

作為粉絲一枚,我的護航理據當然是在末世中事情不可能發展得快的。沒錯同類型電影(Shaun of the Dead, 28 Days Later, 28 Weeks Later) 因為要在90-1XX分鐘內完成交待故事,處理手法和節奏控制當然大有不同了。本劇節奏極緩,卻成就了一個相當不錯的效果,就是令觀者與劇中人物同樣渡日如年,從而產生投入感,對角色的性格可以更深入的窺探。

我特別喜歡當中某些主橋的處理手法。因為伏筆已久,加上觀看時投入,情節一出時足以令情緒和劇中人物同步跌盪。第二季中尋女的那條主橋,知道結果的那一刻我是真的久久不能平伏。所以上課時導師說,觀眾其實都是「賤人」,花錢花時間進場(我唸的是電影編劇班),就是要讓電影製作人擾亂自己的情緒,擾不亂就不是高手,看得不過癮便自然不叫好了。這方面,我覺得《行屍》作為一套令人在絕望中尋找一線生機、在生存中看著死亡隨時到來,不僅合格而且相當高分。 

=========

其實在香港當美劇迷算是幸福的,現在好多收費頻道都十分緊貼美國國內的播放時間,《The Walking Dead》的第三季,現在在Fox Movies Premium逢星期日晚上10時首播,與美國的播放日期就只有一個星期的差距,翌日還可以在Fox Movies Player自選播放,要是沒空呆在電視機前面的話,在任何一台可上網的電腦以NOW TV密碼登入,便可以隨時隨地看到了,這方面真的方便得無話可說。 其他幾乎與美國播放時間同週可看的,還包括Homeland S2、The Wedding Band和Last Resort。

 


aulina | 16-Nov-12 | 一般, 兄弟仨

持續進修基金那一萬塊錢不用白不用,趁著自製休業年報讀了編劇班。導師說在前面:「記住沒有人會付鈔買票進場看《平凡人平凡的一天》。」應該是對的吧。到書局逛一圈,暢銷書那攤子擺的都是「XX致勝攻略」;促銷電郵發的都是「養個嬴在起跑線的聰明孩子」;就連T恤上的廉價心靈勵志標語都會寫著「No one is trained to become number 2」。寫平凡事誰會看?

真的如此?隨便問著任何凡人有何心願,答案很多時卻是:「平平凡凡最好。」 由此推論,平凡事平凡做平凡寫平凡讀,用家人數會不會比遙不可及的樣樣爭先、事事求勝有著的那一群更多呢?

不平凡的事大概一年沒幾天會發生,起碼在自己身上如是。自製休業的這數月以來,發現太多日常生活中的鎖事原來一直沒理好,忽發凡想,反正唸了班還是要勤加練筆才行,就來這裡掃掃塵,多多寫好了(這話是不是說了大約二十萬次?)。廢話少說,先講講昨天的平凡事。

=====  ===== ===== 我是扮流行手賬膠帶的分隔線===== ====== ====== 

十天響不了兩次的電話響起,私人號碼……還是得接的,說不好有人要發工作給我呀,大公司的內部電話外撥時都不會顯示電話號碼的。

電話女聲:早上好,請問是X小姐嗎?

:沒錯,哪位?

電話女聲:你好,我是XX銀行打來的……

[一般情況下早掛了線,但既然說得出我的名字來,應該不是促銷電話,於是聽下去]

電話女聲:……X小姐早前開了一張支票,抬頭是XXXXX、金額是XXXX的。可能X小姐沒有留意,本行的支票日期格式,是月/日/年排列的,這張支票上現在看去是2月11日發出的,想請問下下X小姐其實是不是11月2日發的支票呢?

[糗死喇!!!都什麼年紀了,連開張支票日期都寫錯……這可是三少爺的學費票呢……]

:對呀,是11月2日才對。

電話女聲:那好,我們明白了。那就是說這張支票是應該兌現的了,是嗎?

:對對對,我該怎麼辦呢?

電話女聲:我們這邊可以幫你的,不過先要跟你確認你的個人資料,麻煩你說出你的全名是AULINA _________ 

[兌票還得連過三關,要說清自己的名字、身分證號碼、地址,喇,每項資料銀行職員都是有前半,由我來唸後半的……別擔心這絕對不是電話騙案。]

電話女聲:謝謝你,X小姐,我們這邊會幫你把支票兌現的了,也都不厭其煩提示一下,本行支票日期位置的排列是月/日/年的。

:好的好的,謝謝。

當頭棒喝!寫支票都寫十幾年了,竟然連這種低級到不能再低級的錯誤也都犯起來,實在罪無可恕!(有,因為這家銀行是剛剛才開戶的,真的不熟悉。為證自己不是主犯,特別找來手上所有支票戶口的支票簿、又向熟絡網友和親朋戚朋友查證。家中找到五家不同銀行的支票簿,真的是除了這家以外都是日/月/年的,那就不~是~我~的~問~題~喇!) 

是晚大少二少回來,又有數張支票要開(我升了職,是我家的CFO,很多財務要管就對了),於是想,起跑線派不是要孩子們什麼都學於他人之先嗎?但是好像這些父母會送孩子去學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用上的非洲鼓、明知不會上太空卻it is possible地去上太空人課程,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教孩子開支票呢?想想我自己的經驗,我爸我媽就好像從來沒有教過,不過那時候流行從生活中自行學習書本和課堂上不會教的技能,於是多看我爸給我開的票,到了擁有自己第一個支票戶口時便自然懂了。可是現在的孩子都是要用餵才懂吃的,於我也來怪獸家長港媽一下,讓孩子也嬴在起跑線,未有錢先學開票。

昨夜的親子活動,就是學開支票了。

==== ==== ==== 結果是寫了一千三百字才入正題 ==== ==== ==== 

材料:失效支票數張(例如戶口已取消)、筆、孩子(1個或以上)

做法

 

  1. 每名孩子發一張銀行支票,給筆。
  2. 設定情景。例如:你現在是大商家,媽媽等著錢用, 麻煩你馬上開張支票給我應急。
  3. 按程度要求孩子填寫金額。例如:初/高中的可要求開票「HKD 1,234,567.89」;中/高小的可要求銀碼HKD 1,000;初小的可要求開發「HKD 10」;幼稚園的可要求填色。
  4. 孩子完成開票後,應該都是錯誤,這時可以從劃線/字體/日期/抬頭/格式/錯字等逐點解釋。亦可說明bearer cheque是什麼等。
  5. 解說完畢後再給白票一張重寫一次,這次抬頭可換成孩子自己的名字,始終寫給自己的錢想著也開心。 
  6. 奉行兩文三語的家庭,可要求能力超班的孩子分別以英語、繁體字、簡體字重覆練習。
  7. 延伸活動:自製存摺/入數紙/支票箱等,進行到銀行辦理入賬等角色扮演。 
[突然想起是不是可以開發一個APP什麼的自動產生支票銀碼大寫FOR DUMMIES?? Hong Kong Dollars One Million Two Hundred Thirty Four Thousand Five Hundred Sixty Seven and Cents Eighty-nine only 又或壹佰貳拾叁萬肆仟伍佰陸捨柒圓捌角玖分可不真是人人一想就寫得出來的……]

 

==== ==== ==== 其實不太需要的結論  ==== ==== ====

認真反思,與其管接管送去學些與生活無關的一生一體藝,這類親子活動會不會較實際?

以上,是平凡的懶媽在平凡的一天中跟孩子平凡地玩了一場平凡的遊戲。 


aulina | 28-Sep-12 | 兄弟仨

大清早說這個好像不大吉利,但小的一向百無禁忌,而且不記下就會忘掉,寫就寫吧。

 

某天談起自己身後的安排,都不是頭一次提及了。一直都跟小孩說媽媽走了請火化然後撒到海裡,不用浪費寶貴的土地資源,也造好忘掉生忌死忌、春秋二祭的藉口;靈位什麼也都可以免了,反正媽都不信身後還會怎樣。

 

大少竟然說:「不行呀,我會記得探你的。」

 

母:「有啥好探的?」

 

大少:「你都不知道有沒有陰間,人人都給先人燒點什麼的。要是真的有那樣一個空間,我又什麼也不燒給你,你沒錢用怎辦?」

 

說到這裡其實有鼻子一酸,沒想到十來歲的少年竟然想得那樣周到。

 

母:「那你千萬不要拿燒肉什麼的來拜我,你明知道我不吃的。」

 

大少:「你這樣看我嗎?難道我不知道你不吃會叫的東西?帶盒齋菜來好嗎?」

 

母(笑中忍著不要流出眼淚來):「你這樣快想到我身後如何不要忘掉我,不如現在孝順點好了,反正都沒有人知道死後還知道不知道在世人的事呀。」

 

大少:「如果真的有陰間,我寧願照做,免得你到時後悔。」

 

母:「如果真的有陰間,我又缺什麼,你放心好了,我會報夢給你的。」

 

大少裝出驚恐狀。

 

母:「又說怕我後悔,報夢就報夢吧,你又不是不認識我,有什麼好怕的。」

 

然後兩母子笑了一下。二少就在旁邊聽著微微笑不作聲。三少當然完全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

 

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大少過了反叛期沒有,但是他暫時尚算對自己的課業負責,也不吝騰出時間來幫忙照顧三少,好讓為母的可以安心的洗個澡、煮個飯什麼的,我算是老懷安慰。人家說當大哥大姊的都較懂事,衷心希望他除了口多亂作挑釁二少、有時候作弄三少等孩子氣的事情不要成為二三少的模仿行為外,兩位年紀較小的都能跟他一樣,就算進入青少年(甚至是成年)階段仍能和我保持有說有笑,心足有餘矣。

 


aulina | 01-Sep-12 | 一般

我明明很忙,我明明沒什麼精神,我明明只是想一口氣泡一大瓶凍頂烏龍邊趕稿邊喝,卻出意外來。現在嚇得失魂落魄之際我想到的是要寫下來記著這份被嚇的感覺... 

glass jug bottom 

這是一個玻璃瓶的底部...

上面變成了這樣:

 

事件經過:其實就是一個婦人在家泡茶。這瓶子用了好多好多好多年,一直相安無事的呢。

水也是用平時那個電水煲來煲,什麼都是一樣!

就是把開水倒進後,「叭喇」一聲,底部開始滲水。

為母的馬上大叫「危險,不要過來」

我當然知道什麼事了,第一件事的本能反應就是著孩子不要走近,因為1公升的開水爆開來不知道方向往哪裡跑,一定會燙到的。

然後我應該是發瘋了,明明,我應該自己也去逃跑的,卻一手拿起了瓶子把手,希望把「傷亡」減到最低。(我到底在想什麼呢??不是應該去找個水桶什麼的一下快動作把正在爆破中的瓶子掉到水桶去嗎?)

結果就是上面的照片了。

瓶底與瓶身一分為二,裡面的開水呢?

就是瀑布式的往我腳上灑了...

小肥:「我可以怎幫忙嗎?」

「不要過來就好了。」

於是用了5分鐘把地下桌面上的水都抹走,確保沒有玻璃碎遺下來。

然後確保自己真的除了給濺到之外沒什麼。

然後就去拍了照和寫了這篇了。

我其實還是二十萬個怕!

寫著的時候,那個初中的小肥突然問道:「是冷縮熱漲嗎?」 

答得好。 


aulina | 03-Jan-12 | 影畫戲

冬假其中一件「成就」,就是趕緊在明珠台後晚開始播放《唐頓莊園》之前幹掉那套我守住英國亞馬遜閃電特價時買回來的第一、二季藍光合輯。整整15集,就算不用上班不用上學對我來說都不是容易騰出來的時間。大概是我與生俱來的「師奶」基因,結果還能分四、五天完成壯舉。

 


Downton Abbey獲獎無數,就算我說不好看也沒有人會信。 說說來頭。創作人Julian Fellowes也是Gosford Park的作者之一,未看可以想像他最善於寫英式大宅的故事。

看完的結論是:第一輯好看,第二輯其實和我們慣看的婆媽劇或粵語長片的橋段差不了多遠,就是和TVB的民初劇一樣,不用每個小節都坐下來你都能猜到故事怎麼走、誰跟誰會暖昩、誰會無端被編劇殺掉等。

儘管說穿了就是徹頭徹尾的婆媽,而且節奏也十分合乎故事發生年代的191X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和後)般慢, 但卻頗有能力讓你想了又想、回味又回味,那是為什麼呢?因為演員都是真的能演的專業優才嗎?因為那個我們一般蟻民都不會住得進的美麗莊園嗎?因為俊男美女嗎?還是因為那看完劇後腦內還不停自動重播劇的配樂?

一詞釋之曰:認真。

我們不會在191X年的英式大宅內看到一罐汽水,但會看到餐桌上精緻得叫人目眩的銀器餐具。就連搭出來的廠景廚房也是一絲不苟地做出迷宮一樣的設置,實在令人拜服。

我們不會看到劇中人的服飾帶有現代物料的痕跡,但會看到回到從前巧奪天工的華衣美服。

我們不會在演員特寫時看到頭套和髮線間的膠水痕,更不會知道原來女角的髮型並不完全是她們自己的真髮。 

我很記得其中一位演員在光碟EXTRAS部份中提到,其實穿上了那些戲服,就連她自己都相信已成為那個時代的一員了。很難想像在這些幕後花絮的訪問中,還有一位是駐劇的歷史學家。他提到因為自己也曾當兵,所以一眼就能看出軍服上的勳章的像真度有多高,看到有礙眼的地方,只要他提出,即使已開拍也得重來。 是認真到這種地步。

當然,除了視覺細節上的嚴謹,故事還很聰明地選擇了一個能讓社會縮影存在的空間作為發展場地。這樣,每集中便都能看到貴族與貴族間、貴族與侍從間、侍從與侍從之間互動的微妙關係。角色性格鮮明(或曰簡單/平面/一致),他們在時代轉變中對生活和生命上的抉擇於是也能反映當時的價值觀,看劇之餘也像看了英國近代簡史一樣,例如認識了貴族的世襲制度、女權的興起、階級的瓦解、戰爭的悲哀等……多了一重「得著」,追看的意欲也自然大了。

看罷兩季,我最喜歡的角色不是主角,而是主廚小婢Daisy和二小姐Edith。

 

現在在「煩惱」的,是要不要把那一集剛剛播完但索價14.99 英鎊的聖誕特輯也訂回來……(畢竟我這套碟連硬皮書一本連郵費才28有找呢……不過又真的好好看……嗯……)


aulina | 15-Dec-11 | 玩物養志

說了太久要把那一大箱百來二百卷的卡帶數碼化,好讓些歷史有二十(甚至三十)年以上的卡帶有重見天日的一刻。今天閒逛給我遇上了它:

Scott Shoebox

SCOTT XCB 10 Shoebox

$499大元,讓我可以直接不經電腦把卡帶數碼化,直接抄上16GB以下的記憶棒,能不感動嗎??? 我等死守著一大堆卡帶不放的老鬼,看到這實在忍不住不買呢。

抬回家後馬上把傑哥的舊帶弄好一盒,運作過程很很很簡單,就是按一下模式鍵轉到卡帶,放入步帶,插上記憶棒,按REC按鈕,等顯示器出現REC字樣,按下卡帶的PLAY,機器就會自動做編碼了。如果沒空逐首歌停的話,就讓SIDE A自己跑完後再按USB那邊的STOP就好了。錄好後記憶棒上會有一個RECORD FOLDER,整個SIDE A就都成為一個MP3檔案。再用些第三方的免費軟件自己把幾首歌剪開就可以了。

除了高興地看到還有人想起需要照顧我等老鬼的懷舊需要,更感動的是,放十多二十年的卡帶質量仍然是好好呢! 


aulina | 12-Dec-11 | 集體吹水

上天總是公平的,我一直深信世界上沒有多少人真正做到每一方面都出色出眾,例如寫字較好大公司打工,有能力搶咪的人腦筋會不清醒或精明得連自己歌喉有多好都不懂分辨,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希望在子民和同工的吶喊助威下表演,然後博得全場大聲歡呼要求安哥,又或明明已唱完也要叫樂隊再奏一次這些動作,都是推動愛秀但本身歌藝無法精的人往上爬的一大動力。至少,每年的週年晚會,小的也總遇上這樣的技安。

而且技安都很有面子,他會在完全沒有警報下突然要籌委小組給安排即場伴奏、找歌詞等,然後要整齊妥當地印好。又偏偏當得上籌委的都要認得所有有頭有面人士,資歷相當的人才能當上,這個年齡層的又剛好都不懂中文輸入……

嘮嘮叨叨一大會兒,無非因為今晚當了技安的家婢, 拿盡了手頭上各種高低科技的隨身家當幫忙去找一首幾十年老歌的歌詞,然後發現自己是成就了技安讓一眾同事耳朵受罪的元兇之一……

技安自己一個唱還不夠,拉了同事當陪唱女郎,然後迫女的唱男調……然後幕幕走音真的步步驚心,因為唱得不好還會得罪技安呢。

都是我的錯…… 其實我是負責掃興的,為什麼竟然會成了助興組呢?


aulina | 30-Nov-11 | 影畫戲, 肥瘦雙雄

《天與地》話當年的1992年,就是我十來歲的時候,所以頗有共鳴。昨晚一集提到家明入院,而通知一眾好友的方法,是傳呼機。我看到這已逝的通訊工具時,忍不住笑了一下。

Picture 

吾家九十後的大少問:「他在看什麼了?」

母: 「Call機呀。」

大少:「什麼是call機?」

母:「以前的通訊工具囉。」

大少:「怎用的?」

竟然來到了我老得要向小孩說當年的階段了! 

是咁的。以往手提電話還未普及的日子呢,人們要是不在家、不在辦公室,不在固網電話附近的時候要互相聯絡,就要靠這叫傳呼機(俗稱CALL機/BB機)的東西了。比如說我約了你逛街,約好在地鐵站恆生等,但是過了約定時間你還沒有出現,我要找你。那我便要找最近的電話亭/好心肯借電話給我的店家打到傳呼台了。

有傳呼機的人呢,那部機都有一個號碼的,假設你是1234,那我打上傳呼台之後呢,就跟接電話的小姐說:「1234,姓陳,留位置。」

「但接電話的那位怎樣打中文?」大少以為1992年的世界連中文輸入都沒有。

我想了想,的確在還未有出中英字機的年代,大家都只看著密碼表做人,於是又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將那個空間為大少重組。

「中文怎樣打就真的不知道了,我那時還未到打工的年紀,沒有在CALL台上過班(按:大專時代同學到和記當兼職的倒是不少) ,不過呢,有一個時期的機種是只能出數目字的,於是呢,留了那句之後,傳呼機上面就會顯示幾個數目字,我們便得對密碼表去了。有時太複雜的要打到傳呼台問才可以知道留言是什麼的。」

「聽去好複雜好麻煩。」 

 一時都接不上話了。現在說回來是很複雜的一件事呢,但那個時代人人都這麼用,又不會覺得怎樣,而且覺得好方便哦,不是嗎?


Next